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风流的女侠
风流的女侠

风流的女侠

九凤山的山势险恶,高有万丈,山下的道路崎岖难行,山上根本没有道路,半山之中,仅有一些羊肠小道,那只是山下樵夫,上山吹柴走出来的一些小径。
-  此山之中,都是原始的森林,山中的野犹以虎豹最凶,其中以猴子最多,在这座险恶的深山之中,有一座红云寺,这座庙宇也不知是什么时侯建立起来的!-
  由山下通往红云寺,根本无有真正的路可走,寺中的僧人上下此山,都是经过那些羊肠小道,或穿过丛林,越过很多的艰险,才能通过。
--
  因此这座寺庙,在生存困难之中的寺院僧人,都弃他而去,留下了这座红云寺空无人迹。数十年之前,威震武林的神奇剑曾经在江湖之中,名噪武林,凡是在江湖之中行走的人士,谁不知道位位神奇剑吕智深的大名。虽然他的一生武功高强,而他以这高强的功力,在外面专门做些寻花问柳的事情,随后几年,传出了很多的奸淫事情来!也结下了无数的恩怨!-

-  到了这位神奇剑快七十岁的时侯,他觉得生命也快到尾声了,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之中路过这九凤山,听得当地人们谈起山中之事,神奇剑就到山中去了一趟。
-  他发现了红云寺高踞在山岭,早巳无人居住,寺中的神像大部份都毁坏了!
-  神奇剑觉得这个地方与世隔绝,是一个晚年安身最好的居所,他就在这红云寺中住了下来,数年之后,干is198脆就自称智深和尚,在寺中一住数年,好在寺中就是他一个人,自己愿意怎样就怎样。无人和他争论!
-
-  神奇剑吕智深的大名,在武林之中,这些年来,已经被人忘记了!他隐居在红云寺中,其目的地是逃避所作的脏事,更以和尚的身扮隐藏了以前的罪恶。
-  九凤山可以说是人迹少见的地方,神奇剑在十多年前,下得山来,去办购平日is198所用之物,当他回山之时,在丛林之中遇见了一个弃婴,这个婴儿是被人丢弃这九凤山的山脚下。
--
  神奇剑一看,这四下周围有七、八十里,没有居民,这个婴儿是从哪里来的?
-  同时这小孩要是弃婴,也应该丢在大路之上好让别人捡去。如今这个小孩丢在深山的丛林之中,此山既高且险,常年无人来此,我若不把这小孩抱回寺中去,一定会被野兽吃掉。
-
-  一生之中做过无数的坏事的人,这时他有了侧隐之心,神奇剑这时巳是一位老人了,他抱起这个小孩就回到寺中,不厌其烦的慢慢的以粥汤之类喂这个小孩,这个小弃婴是位女孩,神奇剑在她的身上,找不出一丝线索,他想不明白,这婴儿的父母何以如此狠心,想得多了,就渐渐的生出了爱心!
--
  这女孩也十分的可爱,在寺中成了神奇剑的一个精神上的寄托了!
--
  光阴以箭,转瞬六七年过去了,神奇剑看到此女渐渐地长成了,就给她取了一个很美丽的名字,叫做紫兰,又以「罗」字给她做姓氏,叫做罗紫兰。
--
  紫兰到了八岁时,神奇剑就教她武功,此女天生的聪慧,身体也特别的健康,教她什么,一学就成,同时还可以学一反三,在武功上,日is198日is198进步!老迈的吕智深也教导她读书写字,样样都是一学便会,日is198子久了,神奇剑和罗紫兰相处得如同父女一般,但神奇剑仅让紫兰称他为师父。-
-
  到了紫兰十三岁时,神奇剑见她的功力巳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,武林之中不论功力多高的高手,也无法可以取胜紫兰了。
--
  神奇剑暗想,自己的来日is198也不多了,同时此女的悟心特别高,我何不把平生的武功都教给她呢。-
-
  吕智深既然有了此意,就时时的传授紫兰许多独门的功力,并且亲自一一指点经过了两三年之后。罗紫兰不但武功奇高,轻功更是超人。-
-
  神奇剑就对罗紫兰说,他是这红云寺的智深和尚,隐居在九凤山上安度晚年,并说出当年是神奇剑的大名,武功曾经威震天下。-

-  想不到神奇剑巳经有九十多岁了,罗紫兰也有十七、八岁了。-

-  紫兰知道了师父的过去是一位武林大侠,她也有心要成为武林之中最有名气的女侠!
-
-  此女业已长大成人,神奇剑见她的武功日is198成,就对她说道:「紫兰!现在奶已经长成,武功也有了成就,此山之中并非奶的安身之所,为师也巳年迈,想要命奶下山,去寻找奶自己的归宿!」
-
-  「师父,徒儿愿陪伴师父!」
--
  神奇剑笑道:「如今奶巳经到了应该自立的年岁了,不能久留此山,奶下山之后,师父也要离开此地。」
-
-  紫兰道:「师父要去何处?将来徒儿要在何地才能和师父见面?」
--
  神奇剑道:「我巳活得将近百岁了,此去自然有安身之所,不必多问,望奶好自为之!」-
-
  罗紫兰见师父一定要她下山,一时不知要往何处而去,免不了有些依依难舍的心情,忍不住就流下泪来。
--
  神奇剑笑道:「何必作此伤心的想法?奶离此后可往江南而去,江南是鱼米之乡,以奶的武功不难混出名来,奶可安心前往!」-

-  第二天一大早,罗紫兰就收拾好了,准备下山,神奇侠就把他自已的一对宝剑也赠送给紫兰,她叩拜了恩师,就离开了九凤山。-
-
  罗紫兰下了九凤山,一路上朝着东南方而行。
-
-  走了两三天,才走到平坦的大地上,这位生在深山之中的少女,第一次看见了美好的城镇和田原,真是心花怒放。
--
  她来到一个大的城镇之中,向别人一打听,这里叫做平原镇,是一个水陆的码头,人囗也特别的多。-

-  南来北往的商人,大部份都聚集在这个镇上,交换货物,客栈也特别的多。罗紫兰在镇中走来走去的,四处观看,加上她的好奇心,往往看一件事物,都要花费一些时间,慢慢的去推想。
--
  看看天色也快黑了,这时她才想到还没有住的地方!-
-
  她向着街中四处看看,有很多的客栈,店家正在招呼着客人,紫兰找了一家大一点的客栈,就走了进去。
-
-  店家一看,一位年青的姑娘,背了一把宝剑,走了进来,连忙问道:「姑娘,奶是要住店的么?」-

-  紫兰点点头道:「是呀!替我找一间上房好了!」
-
-  店家道:「姑娘是几个人住?」-
-
  紫兰道:「就是我一个人,难道不能住吗?」-
-
  店家一看,这姑娘说话像有些不高兴的样子,又看她背着宝剑,一副侠士的打扮。
--
  店家就笑着说道:「当然是可以,不过我们客楼之栈都是一些行商,住的完全都是男人,恐怕对姑娘不太方便!」-
-
  紫兰道:「大家都是住店,有什么不方便?别人给钱,我也少不了你的,你只给我一个人找一间房就好了!」-

-  店家这时无奈的说道:「一间房是有,但是我们一间房都是住四、五个客人,姑娘一人往一间,这样本店就要亏本了。」
-
-  紫兰笑道:「原来是这样呀?那很简单呀!你去问问,有哪个客人敢和我住在一间房中?如果有,你尽管叫他们住进来好了!」-
-
  店家笑道:「姑娘!我说得明白一点,大概你就明白了,奶要一人住一间是要付四个人的房钱,这店不是我的,我是给老板做事的,老板怎么交待,我怎么办,姑娘不要为难我才好。」-

-  紫兰笑道:「要钱很容易!何必说了那么多的废话?我明天付你四个人的房钱好了,但是一定要你老扳来收钱我才给!」
-
-  店家道:「我们这里,都是早晨出店时老板自己收钱,既然姑娘愿意了,我就带奶去客房好了!」
--
  店家把罗紫兰安排在一间小房间之中,送来了一些茶水,人就离去了。
-  紫兰下山时,神奇剑给了她有百两的银子,她在山上时,不知道银子的妙处,现在突然的明白了。
--
  在这家客栈之中,一住就是三天,平原镇的热闹和她有生以来没见过的事物太多了!罗紫兰正当青春时期,人类生来的本能,她一点也不缺少,每天这家客栈之中,见到很多的卖春女郎,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,跟那些客人打情骂俏,看得紫兰心神乱跳。
--
  刚一开始,紫兰对于这些男女的挑逗还有些脸红,经过了两次,她觉得满有意思的。每当她走过这些客人的面前,大家都在注视着她,而紫兰是一个长得很美的女郎,年纪又轻,走起路来,全身都散发着迷人的劲道。
--
  在平原镇住到第四天,紫兰想要走去一些更大更热闹的地方,见识一下这个世界,她有了这个决定,第二天一早算清店钱,背了宝剑,就离开了平原镇。在路上走了一两天,随走随看着,沿途游玩着,她心中在想常常听师父说花花世界,如今看起来这个世界,真是一个花花世界了,包括了人和物,每一件都是十分美好的!-

-  罗紫兰贪看风景,一路上走过了几个大的集镇,她看看天色尚早,就顺着一条河流走了下去,将近黄昏时刻,夕阳快要落山了,河岸的山边上,那些牧牛的人,都牵着牛,在河边饮水,男女的牧童共有十多个,其中最大的有有八、九岁,小的也有十二、三岁。-
-
  这些牧童们坐在河边互相的嬉笑着,脸上一点忧愁也没有,紫兰看了这一美丽的景象,心中的感受特别多,这是在九凤山上难得看到的情景。等到这一群牧童离去之后,紫兰看着满天的晚霞照红了这一遍山谷,她一面看一面的向前走去。
-  经过了一个小山边的下面,河流由此流了下去,看到有两条牛依然在河岸上吃着青草,四下看了一看,没有看到牧牛的人儿。
-
-  罗紫兰本来想要走了,突然就听到河岸下面的一块大青石之下,有人的笑声。-
  一种好奇的心情,油然而生,紫兰就走到那块大青石下面一看,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,脱得光光的,正站在一个十八、九岁的女子面前,男子把屁股向前面挺着,下面的一根肉棒,翘得高高的。
--
  那女子正用手在男子的肉棒上摸着,笑嘻嘻地说道:「小秃子,你这东西越来越大了,比前几天我摸的时侯大了好多!」
-
-  小秃子道:「不是长大了!是两三天没插穴,硬得厉害些!」
-
-  女子道:「我才不信,前两天才给你弄过,你怎么老想弄?」
-
-  小秃子笑道:「说实在,我现在天天都想奶!夜里做梦有时候还会叫阿桃!」
-  女子笑道:「你做梦叫我做什么!」
-
-  小秃子道:「想插穴嘛!一醒了过来,鸡巴就硬得使人肚子痛。好阿桃!现在给我弄一下好吗?我都急死了!」
--
  叫做阿桃的女子道:「天都快黑了,我还要回去作饭,回去晚了,妈妈又会骂人了。」
--
  小秃子道:「弄快一点嘛!现在还早嘛!」-

-  阿桃道:「每次跟你弄,都是弄好久才出来,人都累死了!」
--
  小秃子道:「奶不喜欢插穴呀?」
-
-  阿桃道:「喜欢当然是喜欢,常常给你弄都上瘾了,我也天天都想,可是又怕回去晚了挨骂!」
--
  小秃子这时就把阿桃搂着,解开了阿桃的衣服,阿桃的两个奶子就露了出来,小秃子张嘴就把她的奶子吸到嘴里,吸得阿桃嘻嘻的笑着。
--
  罗紫兰是在他们的石块后面,看得很清楚,一看那小秃子在吃阿桃的奶子,紫兰全身马上就起了作用,浑身都有些麻麻的。紫兰就用手捏捏自己的奶子,觉得比阿桃的还要大些呢!她是第一次看到男女两人在一块偷弄这事,引发了好奇心!
--
  罗紫兰就要看个明白出来,她隐身在大青石块的后面,偷偷的看着。-
-
  这时那个阿桃就用手把小秃子的鸡巴握在手中,前后的套弄了一会。-

-  紫兰一看,小秃子的鸡巴被套得龟头暴涨得通红,同时变得好大,阿桃这时也把裤子脱了下来。
--
  小秃子一看,就搂着阿桃的屁股,用手在阿桃的穴上摸。-

-  小秃子笑道:「现在奶的小穴穴毛也长了好多了,穴也鼓得高了一些!」-
  阿桃道:「都是你嘛!结你弄过之后,穴毛就多起来了,穴也鼓高了,我听说这是你们男人的那种水射进去得太多了,才会这样!」
-
-  小秃子笑道:「奶家隔壁那个小寡妇天天都在偷汉子,下面那个穴,一定比奶的毛还要多得多呢!」
--
  阿桃道:「我怎么能跟她比嘛!她每天夜里都有男人,天天都换男人,我们村子里的那几个三十来岁的男人,都跟她玩过。」
-
-  小秃子笑道:「我知道,我看到过好几个男人,一到她家中,就把小寡妇抱进怀里!」-
-
  阿桃道:「小寡妇才二十七岁,也没有生过孩子,人家骂她是浪骚货,现在我也明白了,不是她浪骚,就拿我来说,跟你弄过这事之后,我天天地想跟你一块,下面的穴好会痒,痒得厉害了,真的像要命一样!」
-
-  紫兰听到他们说到穴,就伸手摸摸自己的穴,也有些痒痒的,同时也有些水流出来了!-

-  小秃子说道:「阿桃!快嘛!入一下,我们就回去了!」-

-  阿桃道:「先给你入一下,等晚上吃过晚饭,家里的人都睡了,我们再到村前的那个草棚中,再入两次好吗?」
-
-  小秃子道:「当然好,入一夜我也愿意呀!」-

-  阿桃道:「在草棚比较好,地上有草垫着,软软的,很舒服。这地方一块大石头,又凉又硬的,很不舒服!」-
-
  小秃子道:「奶趴在石头上,把屁股翘起来,我从后面进去。」
--
  阿桃道:「只有这样才可以,那天你叫我睡在石头上,入了一次,弄得骨头都会痛!」
--
  小秃子道:「就是嘛!我的两个膝盖也磨破了,好几天才好!」
--
  紫兰暗想,这两个人马上就要入穴了,看看他们是怎么一个弄法?
-
-  小秃子将阿桃按在石头上,阿桃就用手趴在石头上,上身趴下去,屁股翘得高高的,小秃子伸手就在阿桃白嫩嫩的屁股上,用手摸着。
--
  阿桃道:「你怎么这样喜欢摸我的屁股?摸得我穴里只是冒水!」
--
  小秃子道:「奶的屁股好白,又大又嫩,我怎么不喜欢嘛!摸到手上,好过瘾呀!」
-
-  阿桃道:「哎呀!我都快痒死了,快插穴嘛!急死人了!」
-
-  这时小秃子就把鸡巴对着阿桃的屁股上,揉了几下。
-
-  阿桃也把手伸到屁股后面,抓住了鸡巴,放在穴囗上,就揉了几下。
-
-  小秃子一低头,就看到阿桃的穴口,只是冒黏水,就说道:「阿桃!奶穴里的穴水流出来了好多,我入进去了!」
--
  阿桃道:「好嘛!里面痒得好要命,狠一点,用力一下谢谢进去!」
-
-  小秃子用双手把阿桃的穴拨得开开的,硬鸡巴对着那个红嫩的穴眼中,用力的一谢谢!紫兰就看到阿桃把嘴一张,屁股往后一送,小秃子又用力的猛谢谢。
-  阿桃就叫道:「哎唷!东西都谢谢进来了,好胀啊!」
--
  小秃子问道:「怎么会胀嘛?」-
-
  阿桃道:「你的鸡巴太硬太大了,一插进来,猛的一胀,穴口都抉插裂了!」-
  小秃子笑道:「好舒服呵!鸡巴谢谢进穴眼里,又紧又热的又水汪汪的,这味道好美!」-
-
  阿桃道:「我也是呀!一弄进穴,穴心上就不痒了,可是你一抽送,我会舒服得上天呢!会跟腾云一般样!」-

-  小秃子道:「奶趴好了,我叫奶上一次天好了!」
-
-  小秃子一说完了,就搂着阿桃的屁股,硬鸡巴在穴中就猛谢谢起来了,一面谢谢又一面的伸手摸阿桃的大奶子。-
-
  阿桃先是把牙一咬,嘴一裂,接着就猛喘了两下,喘过了,就忙着吞口水,同时屁股也摇起来了!-
-
  紫兰一看,阿桃的穴张得像一个红红的圆洞,中间插进去一根大鸡巴,鸡巴毛在阿桃的穴口上,只是碰,穴里被谢谢得骚水只是流!
--
  紫兰见他们两人舒服得怪态百出,一会儿是小秃子猛谢谢,阿桃就猛喘,又猛吞口水,口中也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的连声叫着。-

-  小秃子谢谢了一阵,就把阿桃搂得紧紧的,把鸡巴插在穴里,停止了抽送,两人同时的大口喘着气。
-
-  阿桃道:「这样插穴真舒服!快谢谢呐!不谢谢我会疯呀!」-
-
  小秃子道:「我怕给奶谢谢得穴里丢出来了,奶就不行了!」-

-  阿桃道:「不会呀!我可以丢两次,不信你就试试嘛!」-

-  小秃子听了好高兴,连忙搂着阿桃,又把硬鸡巴对着阿桃的穴里狂抽猛谢谢!紫兰又一看,小秃子把鸡巴拨了好长出来,又「滋」的一声的整根谢谢了进去,阿桃喘得跟牛一样,屁股也猛往后面迎送着!-
-
  这时阿桃的穴中「卜滋!卜滋!」的只是响!
--
  两人的力也用得更大了,小秃子的肚子碰在阿桃的屁股上,肉碰肉的「啪…………啪……啪……」打得好响!-

-  阿桃浪叫道:「啊……啊……我的穴呀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唷……入到……穴心……小穴心……要开花了……」
-
-  小秃子笑道:「奶开个花我看看!」
--
  阿桃道:「死相呀!小心我把你的鸡巴夹断!」
-
-  小秃子道:「那好呀!夹断了,一天到晚穴里都有一根鸡巴在里面!」
-  阿桃道:「不要说了,用力谢谢呀!我要丢了!」
-
-  小秃子又是一阵猛插,入得阿桃快趴不稳了!
--
  她的穴心又是吸,穴口又是夹,屁股又是摇,穴水猛往外流!
--
  小秃子也用尽了最大的力气,狂谢谢一阵!
-
-  阿桃就叫道:「啊……啊……我快……完了……」-

-  小秃子也是全身发酥,背上一麻一麻的,他搂着阿桃的屁股,人就趴在阿桃的背上。
-
-  这时就听到穴里「卜卜……滋……卜卜……」-

-  阿桃叫道:「哎呀……完了……我丢出来了……好多啊……」
--
  小秃子也连喘了两口气:「我也射出来了!」-
-
  阿桃道:「我感到了,射得好多,都射到我的穴心上了,好烫、好舒服呀!」-
  小秃子道:「鸡巴快软了,不能弄了,我拨出来好吗?」-

-  阿桃道:「哎呀!放在穴里再泡多一会嘛!才流出来就拨掉了,穴里面会空空的!」-
-
  小秃子就趴在她的背上,两人都是又喘又笑的,鸡巴泡了一会,小秃子就站起来把鸡巴拨出来了!-
-
  紫兰一看,刚才要插穴时,鸡巴硬得那么凶,现在插过了,一拨出来,硬鸡巴就变成了一个软鸡巴,同时上面还有很多的白浆!
-
-  又一看阿桃的穴,裂了一个红红的圆洞,洞中的白桨往外只是冒,阿桃就连忙的蹲在地上,把腿分得开开的,让穴中的白桨,往外流出来。
--
  小秃子连忙穿上裤子,把上衣也套在身上,对着阿桃的脸上摸了一把道:「阿桃,我走了!夜里我在草棚等奶呀!」-
-
  阿桃道:「好嘛!你去把草棚地上先弄好,我去了就可以弄!」-
-
  阿桃说着,也穿上了裤子、衣服。都穿好了,站起来就往家里跑!-
-
  罗紫兰看了这两个年轻人在石头上玩穴,玩得好高兴,她也被这一幕情形,引诱得控制不住了!-

-  看看天色已经昏暗下来,这里除了河水的声音之外,四周都是静静的。紫兰坐在大石块上,四下一看,也没有人,就把裤子脱下来,对着穴上一摸,穴中流出了好多的水,连裤子都湿了!同时她这时穴里也奇痒起来了,紫兰暗想,从来也没有看过弄穴的事情,这次偷看了一次,怎么自己就这样难过?
-
-  看那阿桃,被男人入得只是叫舒服,又叫男人用劲谢谢,这谢谢真会有那么好吗?
-
-  如果不好,那阿桃也不会要的!
-
-  紫兰心里有了这种想法之后,自己就用手指对着下面的小穴中扣了一下,扣得有些痛了,可是手指已经探进去了!她感到一痛,就把手指抽出来一看,流了一些血出来,她心想那阿桃流的是白浆一样的水,我这个为什么流红色水呢?
-  她有些不相信,又再探了一下,这下就不会像刚才那么痛了,她把手指放在穴里,又轻轻的动了两下,就感到有些快感了!-

-  紫兰感到有美的感觉,也连连的用手指对着穴中晃了起来,晃得全身都有些酥麻的味道,同时口中也会很自然的轻喘了!她在这个大石块上,自己弄了很久,也弄得冒出了白浆来!虽然流了一堆白浆出来,全身都十分的舒畅,可是人也好累!
-
-  紫兰就用目己的裤子把穴上擦了一擦,又在包裹之中,取出一件裤子穿上。
-  这时天已经黑了,虽然可以看见道路,但是她心想,这么晚了,这里的道路又不熟,夜里要到哪里去找客栈呢?-

-  紫兰心中有点急了,她整理好了衣服,急忙站了起来,四下里张望,想找出有人家的地方来!-

-  可是这里四面都是大山,一条河流,刚才的小秃子和阿桃,早巳走得不见人影了,四下也没有一个人!-

-  紫兰一急,就顺着河流往下游走去!她用出了飞行的功力,脚尖点地,身往上提,一口气就走了十多里!-
-
  她对着那些有灯光的地方走过去,想要找一个能过夜的地方!虽然天色黑了,也只是刚刚上灯的时侯,乡间的居民大部分已经用过了晚饭。罗紫兰走到这个大村子前一看,虽然是天黑了,但是村中的住户很多,有的人家吃过了晚饭,正在门口和邻居们聊天。
--
  这些村人一看来了一位姑娘,又背着一囗宝剑,一副女侠的装扮,大家都很惊奇的,对着罗紫兰看着。-
-
  紫兰一见这些人都聚了过来,也走向前去。-
-
  这时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走向紫兰,就问道:「姑娘,天巳经黑了,到我们村中来,是不是要找匡大娘呀?」
--
  紫兰暗想,这人怎么问我找什么匡大娘?这匡大娘我并不认识呀!
-
-  她就笑着说道:「你怎么知道我要找匡大娘呀?」-
-
  那男人笑道:「一看就知道,我们村子中,只是匡大娘是一位侠士,虽然她是一个女人家,可是这周围二、三百里的人,没有不知道她的,姑娘又是一位侠士的打扮,又背了一口宝剑,当然知道了!」
--
  罗紫兰心想,反正我是找住的地方,既然匡大娘是一位侠土,我将错就错的,去看看这位匡大娘,既然她是武林中人,向她借住一宵,当然不会有问题的。-
  紫兰笑道:「我正要找匡大娘,因为赶路,所以走得天都黑了,那匡大娘住哪里?你能告诉我吗?」
-
-  那男人道:「姑娘,我带奶去,走这里转过去,第三家就是了!」-
-
  那男子在前面引路,紫兰就跟在他的后面,向着匡大娘的家中来了。-

-  男人向前叫门,匡大娘家中出来了一位老年人,问道:「是谁呀?」
-
-  那男人笑道:「老朱,有一位姑娘要找你们家的匡大娘呢!」
-
-  老朱把门开了,那男人就回身走了,紫兰对着老朱微笑一下道:「是我要见见匡大娘,请你代我禀告一声好吗?」
-
-  老朱道:「姑娘请进来吧,我去告诉匡大娘去!」
--
  紫兰进了这家的住宅,四下一看,地方虽然不算大,可是样子还很有气派的,不是一般的平民人家!-

-  不一时,老朱就带了一位三十来岁的妇人出来!紫兰一看,这位大概就是匡大娘了,看样子是一位很风流的女人,她一走了出来,就对着紫兰上下一看。-
  匡大娘就问道:「姑娘,奶是要找我吗?」
-
-  紫兰对着匡大娘微笑着点点头道:「我是路过此处,听得匡大娘的大名,特来拜访的。」
--
  匡大娘笑道:「不敢当!姑娘请到后面来,我们谈谈!」-
-
  罗紫兰随着匡大娘一同到了后面的客厅之中,两人一同坐了下来。
-
-  匡大娘对着紫兰不停的细看,紫兰也很注意着匡大娘,因为她们两人,从来也没见过面,同时匡大娘又看到紫兰是一位十七、八岁的姑娘,一人到这里来,一定是有些原因!
-
-  匡大娘就问道:「姑娘尊姓大名?」
--
  罗紫兰道:「我叫罗紫兰,是由九凤山到此。」
-
-  匡大娘道:「姑娘一身的武侠打扮,又背着宝剑,一定是一位武功很好的女侠了!」
--
  紫兰道:「匡大娘太夸奖了,我只是会一点皮毛而已。」
--
  匡大娘道:「刚才听见姑娘说是由九凤山到此,我曾惊听说九凤山有一位老前辈神奇侠隐居在山上,不知道现在还在世上吗?」-

-  紫兰道:「神奇侠就是我的恩师,现在巳年近百岁,依然健在。」-
-
  匡大娘连忙说道:「哎呀!真的是失敬了,我们还是一家人呢!」-

-  紫兰听匡大娘这么一说,摸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。怔了很久,又想了很久,师父在山上也没有告话过江湖中有些什么最接近的人物,这一家人又是由哪里说起的呢?
-
-  匡大娘笑道:「罗姑媳觉得有些奇怪吗?让我告诉奶吧!我的师父在二十年前,曾经和神奇侠吕老前辈学过一点武功,可惜吕老前辈不愿收徒,故而未曾结下帅徒之缘!」
--
  紫兰道:「我自幼小就生长在九凤山,师父一生之中,仅收我一个徒弟,同时我因年轻,很多事家师并末教导,今日is198来此打扰,尚希勿怪!」
--
  匡大娘道:「什么话嘛!我们是自已人,罗姑娘到这里多住一些时侯,我还有很多的事情想要和姑娘请教呢!」
-
-  紫兰笑道:「只要匡大娘不觉得我太麻烦,我愿意暂时留住数日is198!」
-
-  匡大娘当然很高兴,当晚排了酒席招待紫兰,匡大娘同时叫人收抬了房间,给紫兰住。紫兰在匡大娘的家中,一住就是三、四天,匡大娘每天和她谈些武林之中的事物。这位匡大娘也有一身的武功,本来嫁了一个丈夫,住在这个村庄之中,此村叫做欢乐村,是匡大娘丈夫匡贵的祖产,在这个欢乐村中,匡贵很有一些名气,他也是有一身功夫的人物。匡贵和匡大娘结婚之后,因匡大娘长得十分美丽,又很风流,这匡贵就日is198日is198和匡大根如胶似漆的守在一块,因为纵欲过度,不到三年,匡贵得了痨病,数月之后,匡贵就死了!-
-
  匡大娘从此之后,就在欢乐村做起主人来了,一个年青而又美丽的女子,过着守寡的日is198子,是十分难耐的。-

-  同时匡大娘又有一身的功夫,不到一年,匡大娘在外面遇上了几个武林人物,私相来往,村子中的人,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件事!-

-  在匡大娘的家中,同时还住了三个绝色的美女,一个叫做赵佩心,一个左一容和蔡柳红,这三个女郎都只有二十来岁,和匡大娘相处得如同姐一般。
-
-  罗紫兰来了这里,她和这三位姑娘相处得很融洽,这几个女子成天嘻嘻哈哈的过日is198子。
--
  匡大娘每天和罗紫兰练习武功,两人亲密得无话不谈。
-
-  一天早晨,紫兰和匡大娘练完了武功,在村子外走着,一面闲谈着,紫兰就笑着说道:
--
  「大娘!你们这个村子到前面的那条河流,有多少路程?」
--
  匡大娘道:「大约有三十多里,那边是一些牧草最多的地方,牧童很多!」-
  紫兰笑道:「我那天就是由那边到这里的!那些牧童过的日is198子可真快活呀!」-
  匡大娘问道:「奶看到那些小鬼们搞些什么?」-

-  紫兰道:「说起来也真的好丢人的!」-
-
  于是紫兰就红着脸,把那天看到小秃子和一个叫阿桃的女子,在大石块后面,弄那种事的情形,向匡大娘说了一遍!
--
  匡大娘笑道:「这种事,是我们的一种享受,自从我那个死鬼死了之后,我就为这事苦恼着!」
--
  紫兰道:「奶现在要是想弄那事,要怎么办?」-
-
  匡大娘笑道:「这是秘密!不好对奶说出来!」-
-
  紫兰笑道:「怕什么嘛!我自从那天看了那事之后,现在好难过呢!」-
  匡大娘道:「奶还没有玩过那种事,等奶玩过了,就知道其中的奥妙了。」-
  紫兰道:「家中那三位姑娘,有弄过这种事吗?」
-
-  匡大娘笑道:「不但弄过,同时还有一套内功呢!」-

-  紫兰道:「等有适当的机会,我也要试试这种滋味!」
-
-  匡大娘道:「一个女人,如果没有这这种经验,在世上活着就没有意思了!」
-  她们两人谈着话,一面向前走着,白天村子中的男人,都到田里去工作去了,留下的都是一些女人和小孩。当她们两人正走在途中,就看到蔡柳红笑嘻嘻的跑了过来,她看见了匡大娘,就连忙笑道:「大姐!死老孙刚才来了,说了一句话,又忙着跑走了!」
--
  匡大娘道:「为什么不留住他?」-
-
  柳红道:「有呀!我和佩心、一容留了他很久,他说有要紧的事,要等晚上才来,我们把他抓着,死老孙跳到房子上跑了!」-
-
  匡大娘道:「大概是奶们又缠着他,想好事情吧!」-

-  柳红脸一红,把身子往后面一转,低着头道:「才没有呢!他说有要紧的事,和别人在争执着,先去解决了再来!」
-
-  匡大娘暗想,反正今晚他会来的,不管怎么样,他能来总是好事。-

-  紫兰听了,摸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,就问道:「这死老孙是干is198什么的嘛?」
-  柳红听了,只是笑。匡大娘道:「是人嘛!」
--
  紫兰道:「我知道是人呀!但是不知道是什么人嘛?」
--
  匡大娘道:「等他来了,奶就知道了!」
--
  紫兰不好再问下去,心里多少知道了一点,就是这人,一定是男人了!
-  蔡柳红所说的这个人,叫做孙山龙,外号叫做「铁公鸡」,他是一个三十四、五岁的男人,有着一身的功力,平常在外面喜欢在女人群中施展他的本领。此人生来有着奇特的地方,个子不高,长得黑黑的,精力过人,对女人的功夫特别高明,尤其是下面的那个东西,长得奇特,能大能小、收缩自如,同时可以控制到恰到好处的时刻!
--
  这「铁公鸡」的外号也是由这根东西而来的,女人们都称他是铁公鸡,他借着又有武功,往往是在夜间独来独去的。看到有美丽的女子,一到夜里,他就以轻功偷入闺房,搞那偷香的事情。
--
  铁公鸡和匡大娘已经来住了有一年多了,同时,他们两人都是在夜间偷来偷去的,欢乐村中,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。-
-
  罗紫兰听到这地方的匡大娘还有这种妙事,她也不想走了,反正自己也没有一定的地方可去。同时在这里,说不定还能遇到好事呢!
-
-  夜里的天空中,既无月色,也无星斗,紫兰和这几位女郎闲聊了一阵之后,就要回房去了。
--
  她不动声色的,就回到自己的房中,也没有点灯,坐在窗前,向院中看着。
-  不一时,就看到一条黑影,由花丛中跳了出来,对着紫兰的房中,轻声地走了过来。
--
  紫兰暗暗的在发笑,暗想这一定是一个贼了,真是妙极了,笨贼自己送上门来了。她不动声色的,看着来人要做些什么。
--
  这人就是铁公鸡,他经常的到匡大娘这里来,那间房子里住的什么人,他都很清楚,他知道紫兰住的这间房子,是一间空房,现在看到了一位女郎,但不是匡大娘的那三位女郎。
-
-  铁公鸡就想先偷偷的看个明白,如若是一个美女,先弄她一次,然后再去找匡大娘快活也不迟!-
-
  孙山龙来到紫兰的房门口,用手一推房门,门就开了,孙山龙觉得这村中,除了匡大娘有功力之外,都是一些弱女子。-
-
  他把门一推开,就走了进来,想不到一股劲风,对着铁公鸡的腿上,就扫了过来,铁公鸡感到这一股劲风力量不小,想要跳出门外,这股劲风正好打在锁公鸡的腿上。
--
  锁公鸡站不稳身子,往后一倒,摔在地上,跟着就感到前胸被那女子的脚踩住了,同时力气很大。
--
  铁公鸡也伸手想要打过去,这时就感到那女子把他的手也抓住了!-

-  铁公鸡叫道:「是我呀!不要打了,奶是谁嘛?」紫兰道:「管你是什么人?-
  姑娘要把你的手打断一只才放手!「-

-  匡大娘听到叫声,又听到紫兰的骂声,连忙的跑了过来,一看是铁公鸡,她就笑道:「紫兰!快放手!这人就是铁公鸡呀!」-

-            第二章匡大娘猛斗铁公鸡
--
  罗紫兰听匡大娘说,此人就是铁公鸡孙山龙,把手一松脚一抬,铁公鸡就由地上跳了起来。-

-  匡大娘问道:「死老孙呀!你怎么会和罗姑娘打起来了?」
--
  铁公鸡还没有说话,紫兰就笑道:「他偷偷摸摸地走进我的房里来了,我以为是坏人,想把他杀了呢!」
-
-  匡大娘道:「好呀!老孙你一定是想罗姑娘的好事,所以偷偷摸摸的进到她房里来了!」-

-  铁公鸡忙辩道:「哎呀!不是这回事嘛!我看到了一个不认识的人,想去看看嘛!」-

-  赵佩心和左一容、蔡柳红都出来了,站在一边听铁公鸡这样一说,大家都笑了起来!-
-
  佩心笑道:「这是活该!常常会偷偷摸摸的搞名堂,想不到碰到了一个扎手货了吧!」-
-
  铁公鸡道:「还说呢!差点被她踢断了腿。匡大娘,这是谁呀?这么凶,一个姑娘家本领这样的利害,将来谁敢要嘛?」-

-  紫兰听了,就说道:「去你的!我的事要你管?你这两下只能干is198偷鸡摸狗的事情,还想在我面前摆威风,谈也不用谈!」-
-
  匡大娘道:「好了!别说这些了!站在这里干is198什么?到房里来嘛!」-
-
  紫兰听了,就回身要回到自己房中,匡大娘一把拉住她道:「奶要去哪里?」-
  紫兰道:「回我的房里去睡觉了。」
-
-  匡大娘道:「到我房里去嘛!老孙刚来,我们一块谈谈不好吗?」-

-  紫兰道:「我去方便吗?」-

-  左一容笑道:「有什么不方便?我们经常都是四、五个人在一块呢!」
-  匡大娘拉着紫兰一块来到房中,铁公鸡跟在后面,对罗紫兰仔细的看了又看,觉得这位姑娘十分的美丽!
--
  紫兰也对着铁公鸡看了一看,觉得这人的身体长得很健壮,可惜的是相貌长得不够英俊!
--
  一到了匡大娘的房中,这几个女郎,就随便的坐了下来。
-
-  匡大娘道:「老孙!早晨来了一次,为什么又跑了?」-
-
  铁公鸡道:「昨天碰到了铁扫把吴有用,他跟我扫了半天,结果他打不过我,就用死缠活缠的,老是跟着我,今早我到这里和蔡姑娘说了一句话,马上就走了,铁扫把在村外找我很久,我在前面那条大路上把他引到镇上,用酒把他灌醉了,他睡得很熟,我才脱身到这里!」
--
  匡大娘笑道:「你们两人一见面就扫,又没有仇恨,何必老是打闹呢!」
-  铁公鸡道:「反正奶清楚,我也要说说了,只要他在的地方,我都不喜欢和他在一块!」-

-  匡大娘在房中点着了灯,同时赵佩心和左一容又端上来了一些酒,大家坐在桌边,吃喝起来了。
-
-  铁公鸡和匡大娘坐在一块,匡大娘的眼中流露着动人的神态,也没说话,对着铁公鸡只是看!铁公鸡当着紫兰的面,就伸手在匡大娘的奶子上,摸起来了!-
  紫兰一看,匡大娘笑咪咪的,一动也没动,让铁公鸡在摸奶子,她马上就脸红了,把头低了下来,可是她还是偷眼的在看着。-

-  铁公鸡摸了一会匡大娘的奶子之后,就对左一容笑道:「小容!好几天都没和奶亲热了,快过来,帮我倒杯酒!」-
-
  左一容连忙走过去,拿起酒壶就要倒酒,铁公鸡一把就抓着她,把她放在大腿上,同时用手在一容的屁股上摸起来。-
-
  一容道:「死老孙!就是喜欢摸人家屁股!」
--
  匡大娘笑道:「因为奶的屁股细嫩,死老孙特别的爱摸!」-
-
  铁公鸡道:「奶的也很好,可以前后插花,好动人的!」-
-
  匡大娘笑道:「你要死了呀?怎么把弄那事的事情,也说出来嘛!」
-
-  佩心笑道:「大姐的屁跟,老孙最喜欢了!」-
-
  柳红道:「奶不要说大姐了,奶的被老孙搞了一下,也没弄进去,还被老孙弄肿了呢!」
--
  一容笑道:「就是嘛!我帮她擦过两次药,现在已经好了!」
--
  佩心道:「奶们两个怎么说我丢人的事嘛?小心我会整奶们的!」-

-  紫兰在一边,听得脸红心跳的,暗想这几个女人还真会玩,听她们说的,好像还插屁眼似的!
-
-  紫兰就问道:「奶们说了些什么?怎么我一点都听不懂!」
--
  匡大娘笑道:「要懂很容易嘛!跟老孙去睡一会儿,就什么都懂了!」-
  紫兰道:「我才不要呢!听起来叫做铁公鸡,动起手来就是败公鸡了!」
-  这时佩心就走到铁公鸡的面前,把铁公鸡的裤子一拉就拉了下来,用手把铁公鸡的鸡巴拉了起来。
--
  佩心就笑道:「罗姑娘,奶看看老孙的这东西,好叫败公鸡吗?」
--
  紫兰对着铁公鸡的鸡巴上一看,见那东西被佩心一摸,就硬了起来,同时一容也过去用手在铁公鸡的卵儿上,揉了起来。-
-
  匡大娘一看,笑得合不拢嘴了,就说道:「奶们两个把他的东西摸硬了,要怎么了?」
--
  佩心道:「摸硬了,大姐可以享受一下!」
-
-  匡大姐笑道:「老孙,等会玩玩佩心的屁眼,让她舒服一次!」-
-
  铁公鸡笑道:「上次说了半天她才愿意,一弄就鬼叫,也没有弄进去,还是奶的够劲。」
--
  匡大娘笑骂道:「死老孙!休再胡说,我可要整你了!」
--
  铁公鸡笑道:「好心肝!奶来整好了!」-

-  匡大娘走过去,就伸手握住了铁公鸡的大鸡巴,用手套动起来了,这一套动,铁公鸡就忍不住似的,把鸡巴硬得又粗又长的,向上高举着。
-
-  紫兰一看铁公鸡的鸡巴,硬得好大,比那天看到小秃子的要大了两倍,也长了好多!
--
  紫兰对匡大娘笑问道:「大姐!奶怎么这么会套?套得真快变成铁公鸡了!」-
  匡大娘道:「他本来就是铁公鸡嘛!不信的话,奶也来摸摸看,真的跟铁棒一样!」-
-
  紫兰也没有搞过这种事情,同时一股好奇的心理,马上就也伸手对着铁公鸡的大鸡巴上一摸,又粗又硬的,真的跟铁棒一样!她也学匡大娘,对着大鸡巴上,套了几下。
--
  铁公鸡抓着紫兰的手道:「罗姑娘,奶这样一套,会套得我流出来了!」
-  紫兰把铁公鸡的鸡巴放开了,就问匡大娘道:「大姐!这要是跟他弄一下,会痛死人的!」
--
  一容插嘴道:「才不会呢!弄上了,又舒服又过瘾!」
--
  佩心道:「就是因为这东西硬得很,弄到穴里,要多美就有多美,所以大姐的前后肉洞都喜欢这东西插进去!」
-
-  匡大娘道:「好了呀!罗姑娘还是一个处子,没有尝过这味道,奶说那么多,她也不知道好的滋味!」
-
-  铁公鸡连忙对紫兰道:「罗姑娘!要不要品尝人生最美的滋味?」
-
-  紫兰就狠狠的说道:「去你的!姑娘就是想要,也不会要你这种的,你别作梦了!」
--
  匡大娘笑道:「铁公鸡想挨骂,也很会找,找上了罗姑娘,不是自找骂吗!」
-  铁公鸡这时当着这几个女郎,就把裤子脱下来了,那根粗大的鸡巴,对着匡大娘一翘一翘的。-
-
  佩心就笑着对匡大娘说道:「大姐,奶看看,老孙的那东西对着奶只是叩头,想找奶了!」-

-  铁公鸡也不说话,一把抓住了匡大娘,用手一按,就把匡大娘按倒在椅子上趴着,伸手一拉,就把匡大娘的裤子拉了下来。-
-
  左一容叫道:「哎呀!真的要弄那事了,奶快看嘛!」
-
-  屋里的几个女郎和紫兰,对着匡大娘一看,她的裤子真的被拉下来了!
-  匡大娘背朝上的翘着大屁股,趴在椅子上,口中叫道:「死老孙!你要干is198什么嘛?」
-
-  铁公鸡就用手在她屁股上,摸了起来。-

-  这几个女郎一看,匡大娘的屁股,雪白雪白的,好像嫩豆腐一样!
-
-  紫兰一看铁公鸡挺着那根大鸡巴,对着匡大娘的屁股上,揉了起来。
--
  这时的蔡柳红走到铁公鸡面前,用手在铁公鸡的大鸡巴上擦了一些口水,又对匡大娘说道:「大姐!我给他的肉棒上擦了口水了!」
--
  匡大娘道:「好呀!老孙,怎么还不动嘛?」
--
  铁公鸡听了,用双手把匡大娘一搂,粗大的鸡巴,对着她的浪穴眼中用力的一谢谢,就听到「滋」的一声,整根的鸡巴,都谢谢到穴中去了!-

-  匡大娘立刻叫道:「哎唷!死老孙,给我弄进来了!」-
-
  紫兰这时特别的注意着匡大娘的下面,她不如道铁公鸡到底是在插穴,还是在插屁眼,所以仔细的在看。
--
  佩心笑道:「大姐在舒服了!奶们都看嘛!大姐的嘴张得好大呐!」
--
  匡大娘道:「胀得要命嘛!嘴不张开,人就受不了嘛!」
--
  紫兰走到匡大娘的面前问道:「大姐!铁公鸡是在插穴,还是插屁眼?」-
  匡大娘道:「是玩穴呀,好胀啊!」-
-
  佩心对铁公鸡道:「老孙,你怎么不谢谢嘛!大姐这几天好想弄这事的,谢谢得好一点嘛!」
--
  铁公鸡的大鸡巴插在匡大娘的穴中泡了一会儿,听到佩心叫他谢谢,他就挺起肚子,双手搂着匡大娘的腰,屁股就闪晃了起来。
--
  匡大娘感到一抽谢谢,穴里马上就舒服起来,她连连的吞了几口口水,屁股也往后面迎送着,同时匡大娘气喘喘的,只是「啊!啊!」的轻叫着。
--
  紫兰一看,佩心、一容、柳红三个女郎,也都把衣服脱得光光的,站在铁公鸡的面前,铁公鸡一面插穴,一面又伸出了双手,对着她扪三个女郎的奶子上,又揉又摸的。-

-  紫兰看到她们三个把奶子送给铁公鸡摸,又看到她们自己用手在下面摸自已的穴,这三个小穴,穴毛都是黑黑的,她们自己就用手指扣起穴来了!-
-
  紫兰看得心里痒痒的,也伸手在自己的下面扣起来了。-

-  匡大娘趴在椅子上看得很清楚,她专门在看紫兰,一看她没有脱裤子,自已就扣起穴来了!-
-
  但是这时侯正是铁公鸡正谢谢得最舒服的时侯,匡大娘想说话,也说不出来了,只是气喘呼呼的。-
-
  三个女郎听到匡大娘喘起来了,她们三人马上就用手在铁公鸡的屁股上,一掌一掌的,在打铁公鸡的屁股。-
-
  铁公鸡被三个女郎一打,就向前猛谢谢,连连打着,谢谢得很重、也很深!-
  匡大娘就叫道:「哎唷……哎唷……我的穴心子玩出来了呀!」-

-  紫兰连忙问道:「大姐,穴心子玩出来?在哪里呀?」-
-
  铁公鸡道:「还是在穴里,罗姑娘,我跟你玩一下,奶就知道是不是会玩出来了!」
--
  紫兰现在看到他两人入穴,又看到匡大娘舒服得浪叫,真想试上一试,她也伸手对着铁公鸡的屁股上,打了起来!
-
-  铁公鸡一感到紫兰打得好痛,就叫道:「罗姑娘,不要用这么大的气力打嘛!-
  轻一点!跟她扪三个打的那样才好!「-

-  匡大娘也叫道:「哎唷……好扎穴心子啊……罗姑娘…………奶打他太重了,我就要命了!」
--
  紫兰一看也笑起来了,原来这样打得重了,铁公鸡就谢谢得很重,这股力气都弄到匡大娘穴里去了!
--
  紫兰笑道:「原来这样一打,还有连带的关系,对不起大姐,我不知道,以为打铁公鸡可以出出气的,那知道这一打,弄到奶了!」
--
  铁公鸡笑道:「奶以为我怕打呀?那就想错了!」-
-
  紫兰道:「现在不打了,你好好的玩吧!」
-
-  匡大娘道:「罗姑娘,奶把衣服脱了嘛!这样穿着衣服,等会奶的裤子都会湿了!」-
-
  紫兰道:「奶还说呢!早就湿了!」-
-
  佩心笑道:「早就该脱下来,还怕什么嘛?奶看,我们都脱光了!」-

-  紫兰也被逗得意乱情迷的,也不再说什么了,自己也把衣服都脱了下来!-
  柳红一看,紫兰的全身也是雪白的,小穴上面长了一些短短的穴毛,穴口上红红嫩嫩!-
-
  柳红道:「罗姑娘的穴还很小呢!上面的毛,还没有我们的长!」-

-  一容道:「人家还没开过苞,是处女嘛!当然毛不长呀!」
-
-  佩心笑道:「我开苞时,穴上还没有毛呢!」-

-  铁公鸡道:「毛短的穴,女人都厉害!」
-
-  紫兰道:「放屁!你又没有跟我弄过,怎么知道我厉害了?」
--
  柳红笑道:「你们两人老是斗嘴,等会老孙弄过了大姐,就和罗姑娘弄一下试试就知道了,何必斗嘴呢!」-
-
  匡大娘这时大叫道:「死老孙呀!快呀!快点用力谢谢嘛!我要来了,穴心上好酥麻的。」
-
-  铁公鸡又是一阵狂谢谢,谢谢得匡大娘的穴只是「卜滋!卜滋!」的在响。-
  紫兰听见穴响的声音就笑了起来,连忙跑到铁公鸡的面前,对着他们两人插穴的地方一看!
--
  她看到铁公鸡的鸡巴现在变得好大,比刚插进去时要粗了好多,又看到他把大鸡巴向外一拉,抽出来了好长,可是还没有看到那个大鸡巴头!-
-
  一阵卖力的猛插,匡大娘又喘又叫的!-

-  突然间,匡大娘的身子连连的发抖了!
--
  紫兰一看,伸手就去扶着匡大娘的腰,她的手刚一摸到匡大娘的腰上,匡大娘就连摇了两下,穴里就向外只是冒白浆。-
-
  匡大娘叫道:「啊……我爽快死了……丢出来了……!」-

-  另外的三个女郎一听到说丢出来了,就连忙跑过去,将铁公鸡缠着。-

-  佩心道:「好人!跟我弄嘛!我都快痒死了!」-
-
  柳红道:「跟我弄嘛!我都痒坏了!水也流了好多好多!不弄一下,我就会死呀!」-
-
  一容道:「我想得最狠了,大鸡巴哥哥!你入我的穴好了,小穴里都痒得快酥了!」
-
-  匡大娘看着这三个浪货在争着要入穴,她就坐在椅子上对着紫兰笑了一笑。
-  紫兰道:「大姐!你玩了这一次,感觉好不好?」-

-  匡大娘道:「当然好嘛!好舒服的!」
-
-  紫兰道:「我看得又想又怕的!」
--
  匡大娘道:「怕什么嘛?你是不是想弄弄看?」-
-
  紫兰道:「想是很想,可是铁公鸡的鸡巴好大,我怕装不进去。」-

-  匡大娘道:「可以呀!我们的穴可大可小,是会松紧的嘛!」
--
  紫兰道:「如果铁公鸡的鸡巴能小一点、细一点,我就和他试一试!」
-  这时的铁公鸡正搂着柳红,在椅子上把柳红的大腿也抽开了,大鸡巴正准备向她的小穴里插进去。
--
  他一听到紫兰说,能小一点就试试,连忙把柳红的腿放了下来,就对柳红笑了笑!-
-
  铁公鸡道:「小红呀!我们等一会再弄好了!」
--
  铁公鸡根本没有射精,虽然把匡大娘入得丢出来,他还是硬挺着大鸡巴,想和紫兰玩一次,但又怕她骂人。现在一听到紫兰想试一下,就放下柳红笑道:「罗姑娘!我这根鸡巴可大可小,如果奶喜欢小一点,我可以弄得小一点,我和奶试试好吗?」
--
  匡大娘道:「罗姑娘!他说的是真的,不信叫他捏小点给奶看看!」
--
  紫兰对着铁公鸡的鸡巴上一看,上面还有很多白浆,她捂着嘴道:「他的鸡巴上面有好多的水,我怕弄到我的里面去了!」-
-
  铁公鸡道:「这很简单嘛!擦一下就好了!」
-
-  铁公鸡拉过一条裤子,就对鸡巴上擦了一擦,然后他自己再用手在鸡巴头上一捏,又把阴茎用手一揉!
-
-  说也奇怪,铁公鸡的大东西马上就变得小了好多,也短了一些!-
-
  紫兰一看,也忍不住的笑了,就说道:「这真是一根怪鸡巴!现在变得只有三四寸长了,不知道还硬不硬?」-
-
  「奶摸摸,硬得很呢!」铁公鸡道。-
-
  匡大娘笑道:「是硬的呀!老孙的这根东西把我们这几个姑娘都迷倒了!就是有那么妙,能大能小,随心所欲的,所以大家才喜欢他!」-
-
  紫兰一伸手,就把铁公鸡的鸡巴握在手中,捏了一捏,奇硬无比,虽然很硬,但是鸡巴小了很多,正合紫兰的心意。-

-  紫兰道:「铁公鸡像这么的大小,我可以给你试一下,但是不准你胡来!」-
  铁公鸡很想玩这个处女,开一个苞,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,所以现在紫兰怎么说,铁公鸡都答应着。-

-  佩心笑道:「没良心的死老孙,想给人家开苞,就做得那么没志气!」-
  柳红道:「我最倒霉了!刚刚要弄进来,一下子又不玩了,好可恨的!」-
  一容笑道:「等会嘛!反正老孙每次都是要都弄过才行!同时大姐的屁眼还没玩呢!」-

-  匡大娘笑道:「小鬼!奶们不要胡说了!今天不玩屁眼了,我们都到房中去好了!这里又没有床,罗姑娘又是第一次弄这事,到床上去比较方便。」-
-
  紫兰道:「我正有这个意思,想不到你们在椅子上就插起来了!」
-
-  铁公鸡笑道:「都急了嘛!她们几个站着、坐着、睡着,都能弄得进去!」-
  紫兰道:「我可不能跟她们比!」
--
  匡大娘道:「我们几个都是过来人嘛!随便在哪里,一急了,就能弄上。」-
  紫兰笑道:「说得不好听一点,就跟狗插穴一样!」-

-  佩心道:「不管是人是狗,能过瘾就行了!」-

-  这几个女人带着铁公鸡,一同进了匡大娘的卧房之中,铁公鸡是把紫兰抱着进来的!-
-
  铁公鸡对紫兰特别的拿出了看家的本领,他进了房中,就把紫兰放在床上。紫兰这时,巳经迷迷糊糊的,下面只是冒水。铁公鸡把紫兰放在床上,就伸手在她的奶子上轻揉起来了。
-
-  紫兰感到一阵酥麻的滋味涌上心头,就平平的躺在床上,让他去摸奶子。
-  铁公鸡摸弄了一会奶子,就趴在她的胸前,伸出舌尖,对着紫兰的奶头上,轻轻舐起来了!-
-
  紫兰感到一阵热热又软软的舌尖,舐得使人全身舒畅。-

-  匡大娘躺在紫兰的身边,就问道:「罗姑娘,吃奶头的味道好吗?」-

-  紫兰道:「好酥好麻的,全身都在飘飘的!」-
-
  铁公鸡放开了紫兰的奶头,说道:「等会我把鸡巴弄进去,比这样吮还要舒服得多呢!」
--
  紫兰道:「只要你能跟我玩得舒服,以后我就不再骂你了!」
-
-  佩心笑道:「老孙这一身骨头,不骂他就发贱!」
-
-  铁公鸡暗想,不管奶们这些浪穴在说什么,老子有穴插就好,现在不和奶们计较,上次没有插进去小佩的屁眼,今天等我插过穴,一定要给这小鬼弄进去,让她不敢再作怪。
--
  他一边暗想,一边就对着紫兰的肚子上,吸了两下,一点点的往下面又舐、又吸、又吮的!-
-
  紫兰这时,真的舒服得不知是在什么地方了!
-
-  铁公鸡真有两套,他吮舐到她的大腿上,双手伸到上面,捏着她的两个奶头,轻轻的在捏弄着!
--
  紫兰的奶子,是一个少女的奶子,又是头一次给男人这样轻捏抚摸着,感到有无比的舒畅,她就忍不住了!
--
  紫兰眯着眼晴说道:「啊!好美……弄穴嘛!穴里好痒……里面好痒嘛!」-
  本来铁公鸡想要再往下舐,想把这个小穴舐得发狂之后,再玩她,可是紫兰在这个时侯,就巳经忍不住了!-
-
  铁公鸡就把紫兰放得平平的,大腿一跨,就骑在紫兰的肚子上。
--
  紫兰对着匡大娘看了一看道:「大姐,这样弄进来,会不会很痛?」
--
  匡大娘笑道:「不会太痛的,但多少有一点点,他入的时候奶把牙咬紧,一口气,就过去了,等到他一抽谢谢,就尝到美味了!」
--
  这时,铁公鸡用手指在紫兰的小穴上面轻轻的抚摸着,摸得紫兰把两腿分得开开的。铁公鸡对着她的小穴一看,鸡巴插的那个穴眼,小肉洞好小,但是那里面,只是在冒水。-
-
  看清楚了小穴,铁公鸡就往紫兰身上一趴,鸡巴对着穴上谢谢,可是谢谢得不对地方,鸡巴头谢谢到穴的上面那个尿眼上了!
-
-  紫兰就叫道:「哎呀!这地方不行呀!好痛的!」
-
-  匡大娘在一边一看,就笑起来了,她对铁公鸡道:「你是一个老资格了,插得不对眼,也不晓得呀?」-

-  铁公鸡道:「拜托奶一下,帮我扶着鸡巴,放在穴眼上嘛!」
--
  紫兰道:「还是大姐最内行了,一看就如道没有弄对眼!」
--
  匡大娘笑道:「我帮你扶一下,你要怎么谢我?」-
-
  铁公鸡笑道:「我跟罗姑娘弄好了后,就插奶屁眼好了!」-

-  匡大娘道:「说话要算话呀!我这屁眼痒了好久了!」
--
  紫兰笑道:「奶们也真会玩,连屁眼也能玩!」-

-  匡大娘一伸手,就把铁公鸡的东西用两只手指捏着,对准着紫兰的穴口上,就放在那里。
-
-  匡大娘道:「好了!放对了!一谢谢就会进去!」-

-  紫兰感到一个热热的肉棒加在穴口上,就说道:「这下真的放对了,你慢慢的谢谢一谢谢试试。」-
-
  铁公鸡抬起了屁股,往下一压,那根鸡巴,一下就插到小穴里去了!-
-
  紫兰感到一阵巨痛,小穴好像撕裂了一样,痛得把牙咬得紧紧的,就大叫道:「哎唷!我的天啦!这好痛呀!穴里像插炸了一样!」-
-
  紫兰一痛,就把穴夹得紧紧的,双手对着铁公鸡猛往上推。铁公鸡被她推得上身撑了很高,可是肚子以下,反而谢谢得更紧。-
-
  匡大娘笑道:「罗姑娘!奶这样,反而谢谢得更深了,奶把手拿开,那东西不要夹,放松一点,保证奶不会那么痛!」-
-
  紫兰骂铁公鸡道:「死铁公鸡,你跟姑娘玩,用这么狠呀?」
--
  铁公鸡道:「姑娘!这不是故意的呀!弄第一次总会有点痛的!」
--
  紫兰听了匡大娘说放松一点,她就把手拿开了,穴也不用力夹了,马上就觉得不太痛了!
--
  匡大娘问道:「现在还会痛吗?」-
-
  紫兰笑道:「大姐真是老资格了!照着奶教我的方法,我放松了一点,马上就不太痛了,可是又感到有些胀胀的。」-

-  匡大娘笑道:「等铁公鸡的那东西放在里面泡一会,奶就知道美的味道了!」-
  柳红道:「哎呀!这看到别人在插穴,我好难过啊!」
-
-  一容道:「就是嘛!这样害死人了!我好想弄一下,用手扣的都不过瘾!」
-  佩心也说道:「我们三、四个人合用一个男人,弄了这个,又那个难过。惹火了我,明天我到外面去找两三个男人来玩个痛快!」
-
-  匡大娘笑道:「奶们这几个小骚货,忍这么一下就忍不住呀!」
-
-  柳红道:「大姐!奶怎么也说这风凉话?奶是玩过了一下,可以忍,我们好多天都没弄过,。又看到他们两人在弄,奶想想,这能忍吗?」
-
-  这时紫兰感到穴里忽然的痒起来了,就说道:「哎呀!我这穴里怎么会这么痒嘛?」
-
-  铁公鸡笑道:「我抽送几下,就不会痒了!」-
-
  紫兰道:「好嘛!你先轻轻的谢谢我几下试试!」
--
  铁公鸡挺起鸡巴,就在穴里抽送起来了。说也奇怪,紫兰被他一谢谢,马上就感到美味无穷!一阵阵的舒坦,把那种痒味也止住了。
--
  紫兰道:「好舒服……再大力一点嘛!」
-
-  铁公鸡听了,就用连发的谢谢送,力气也大了!鸡巴也拉出穴外长了一些!-
  紫兰这时被插得张牙裂嘴的在喘气,同时又连连的吞口水。
-
-  铁公鸡见她已经上路了,抽送的方法也加了许多花样。紧紧的小穴把鸡巴收得好紧,小嫩穴之中,也被插得骚水直流!紫兰舒服得也摇动着屁股,同时把双手,搂着铁公鸡的腰。
-
-  她被一阵狂抽猛谢谢,就叫道:「哎呀……我会摔倒呀!」
--
  屋中的几个女郎听紫兰说要摔倒了,都笑起来了。-
-
  紫兰道:「奶们笑什么嘛?」-

-  匡大娘道:「笑奶说奶会摔倒呀!奶睡在床上,怎么会摔倒呢?那是奶舒服得有些迷糊了!」
-
-  铁公鸡不停的用鸡巴猛插小嫩穴,插得小穴裂开了好大,穴水像尿一样,往外直流。
--
  紫兰叫道:「啊……我……怎……怎么这样……唷……唷……穴里有东西掉出来了。」
--
  「好了!死老孙,你把罗姑娘插得丢出来了!」匡大娘笑道。-
-
  佩心、柳红、一容听了,就往紫兰的穴上一看,小穴眼之中,泄出了一大堆白浆,向着屁股沟里只是流。-
-
  柳红道:「怎么只是精水,没有看到落红?」-
-
  佩心道:「是嘛!她不是处女呀?」-
-
  匡大娘笑道:「是不是,奶自问老孙好了!」
-
-  铁公鸡道:「罗姑娘是处女,可是为什么没有落红呢?」
-
-  一容笑道:「大概是跟我一样,我头一次也没落红呀!」
-
-  这时床上的紫兰已经醒了过来,听到她们七嘴八舌的在说着,她就由床上坐了起来,拉过床单把穴擦了一擦!-

-  紫兰道:「奶们在说我什么呀?」
-
-  匡大娘道:「说奶刚被开苞,为什么没有落红的?」
-
-  紫兰笑道:「红的早就被我用手指揉破了,我常用手指揉到里面,第一次扣的时侯,流了一点血,我好怕,十多天都不敢再扣!」-
-
  一容笑道:「这跟我一样,我也是自己扣破了。」
-
-  匡大娘笑道:「我早就知道罗姑娘是个骚货,这下就证实了!」
--
  紫兰道:「哎呀!大姐,不要笑我嘛!」
-
-  匡大娘道:「这有什么关系?穴也插过了,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吗?」-
  铁公鸡道:「我弄进去,就知道罗姑娘是个处女!」-
-
  紫兰道:「你很了不起是吗?臭美!」-

-  铁公鸡笑道:「我还没射精呢!好难过的!」-

-  匡大娘笑道:「你也有难过呀?」
-
-  铁公鸡道:「什么话?没射出来,当然难过嘛!」-
-
  佩心道:「来嘛!跟我弄,让你射出来好了!」-

-  铁公鸡笑道:「小心肝!我正要找奶呢!」-

-  说着就把佩心一把抓了过来,往床上一按,就叫她趴了下去。
--
  佩心一看情形,知道铁公鸡要入屁眼,连忙就往地上一蹲,由铁公鸡的身下钻了出来,跑到一边,站在那里把身体抱得紧紧的。
-
-  佩心骂道:「死老孙,你死好了,一开始就想插人家屁眼,不要脸!上次被你谢谢了一下,都谢谢破了,